新聞熱線:0833-2445385 廣告熱線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父親曾是泥瓦匠
2021-06-21 來源:三江都市報

  鐘瑞華

  父親曾經是一名技藝精湛、遠近聞名的泥瓦匠,雖然時隔多年,但兒時光著腳丫陪父親一起踩瓦泥的情景仍歷歷在目。

  做瓦片首先得和瓦泥。早飯過后,父親便帶上工具來到瓦窯附近的簡易竹棚里。父親先坐在竹棚外的大石頭上猛喝幾口水,然后把褲管挽到膝蓋上面,邁開穩健的步伐跳進齊膝深的瓦泥坑里。踩瓦泥是一件十分累人的活,大多數人家都是用耕牛,但我們家的耕牛是幾戶人家共用的,所以只好常常用人的雙腳來踩。父親扶著鋤頭柄在泥坑里一圈圈來回踩踏,直到泥土變細變軟變黏,踩起來發出“噗哧、噗哧”的響聲,且用手捏起來均勻嫩滑,才算基本完成。下午放學后,我和哥哥經常跟在父親屁股后面踩瓦泥,看著深淺不一的腳印和滿腳的泥土,我們異常興奮,渾然不知雙腳已被泥漿里的小石子磨得通紅生痛。

  和好泥后,接下來便是做瓦坯。父親用鋼絲削一片一指厚的瓦泥貼在瓦模壁上,用工具來回用力拍打,讓泥巴把縫隙填滿,然后蘸著水上下來回不停地抹,邊抹邊轉動瓦輪,一會兒功夫,瓦泥便被抹得厚薄均勻。接下來再用泥刮子把瓦泥刮平整、光滑,最后放到曬谷坪上曬。曬干后輕輕一拍,一片片精致的泥瓦便大功告成。整個過程看似簡單,但做起來不僅非常辛苦,成功率也不高。曬瓦時,如果碰到突降大雨來不及用塑料膜蓋住,便會前功盡棄。父親常說做瓦坯也是一門技術活,叮囑我千萬要仔細看、用心學,長大后才好接他的班,爭取做一名出色的泥瓦匠。

  瓦坯做好后,接下來就是燒窯。燒窯時,父親的表情異常莊重嚴肅,我只好拉上哥哥躲得遠遠的,生怕不小心說錯話被父親教訓一頓。但封火開窯后,看到從瓦窯里搬出來一摞摞色澤光亮的成瓦時,父親頓時會笑逐顏開。出窯的日子也是我們最快樂的日子,除了為下學期的學費終于有了著落而感到無比開心之外,父親還會獎賞我們兩元錢。我用一元錢在村小學旁老樟樹下“二狗冰棍攤”上買了十根冰棍,拉上幾個要好的小伙伴躲在禾秸堆里慢慢享受,再用剩下的一元錢換回了垂涎已久的小人書《雞毛信》《小兵張嘎》和《鐵道游擊隊》,在同學們面前炫耀了好長時間。

  年復一年,父親用窄窄的肩膀和瘦小的身軀為我們撐起了一片晴空。然而,隨著社會的發展,做泥瓦的手藝漸漸被時代所淘汰,制作泥瓦的工具也被父親用塑料紙小心翼翼地包好,放置在祖屋的閣樓里。

  那年春節,我和父親一同回到老屋,70多歲的父親像個孩子般,硬要拉著我上樓去看他珍藏的“寶貝”,我感覺鼻子酸酸的。我深知,那些還沾著泥土的泥瓦工具,見證了父親當年帶領全家勇敢地走出生活困境的艱難歷程;凝聚著父親年復一年的辛勞、汗水和希望;鐫刻著父親當年和兒女們一起勞作的美好記憶。

  我瞬間明白,在父親的內心深處,瓦泥的清香還在,瓦坯的熱氣還在,瓦窯的青煙永遠都在飄蕩著……

(責任編輯:堯禹)

樂山發布 懂你,懂世界
打開
日本人眼中的三大强国